欢迎光临生活常识网!生活常识网

主页 > 简历大全 > 正文

任国斌

admin 2020-03-18 简历大全 未知

  任国斌,中共党员,河北省吴桥县人,1958年3月7日出生。1976年毕业分配到通州公安分局刑警队从事技术工作,1987年任副队长。1992年就读于中国刑警学院刑事照相系。在刑侦工作中曾破获一些大案、要案和疑难案件。荣立个人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二闪并多次受到嘉奖。现任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玉桥派出所所长,工程师,一级警督。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北京市摄影家协会会员;通州摄影协会副主席。

  八十年代开始摄影艺术创作,有二百余幅摄影作品在《北京日报》、《人民公安报》、《北京法制报》、《金盾》、《中国刑警》、《大众摄影》等报刊和北京市及全国各种摄影艺术展览上发表,其中四十余幅摄影作品获奖。在相关工作中,他理论联系实际,撰写论文十余篇,其中《怎样拍好刑事现场照片》被北京市物证技术学第一届年会评为优秀论文,《论刑事现场照片的艺术表现》等两篇论文分别被选入“第三届全国刑事照相论文集”和《第四届全国痕迹论文集》。

  本人传略已辑入《中国文节家专集》、《中国青年艺术家专集》、《中国专家大辞典》、《中国摄影家全集》等多部辞书。

  任国斌 - 生平任国斌是通州公安分局刑警支队技术员、高级工程师。熟悉任国斌的人说他有三手绝活儿:破案,摄影,学方言。论破案,他是通州分局第一个因破案荣立个人二等功的人;论摄影,他在各种比赛中获奖达七十多次(到现在远不止了——作者新注),发表过多篇论文,出版了《任国斌艺术影集》,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名气是越来越响;而说起他的“口音”,甭管是四川话还是山西话,能变换十几种,办案时派上过处场,日常则喜欢在电话里拿老友开涮,让你云里雾里的,末了儿告诉你他是任国斌,哈哈一乐……斌,文与武的组合;甭管是当警察还是搞艺术,任国斌都是一位极有灵气儿的家伙。

  任国斌当过几年派出所所长。他在西集任派长时,一天民警报告说有位农民企业家出了交通事故,但家属找了几家医院都没见到人……任国斌去了所说的现场,立马儿断言:这绝对不是交通事故,是绑架!谁都不信,说有个孩子是目击者,这还错得了?任国斌说,现场不是交通事故的痕迹,赶紧把他家的电话控制起来。果不其然,绑匪把人弄到了河北省后,打来电话……

  农民都说这所长神了,他在马路上溜达一圈儿愣说的这么准;也有的说人家是干刑警、搞技术的出身,会“瞧”案子……

  任国斌的本行是刑侦技术员。1985年9月28日,位于通县的一家工艺品厂发现被撬锁,任国斌出的现场。案犯很狡猾,没有留下任何指纹;任国斌用静电板提取足迹,边取边排除,包括上海在该厂学习的两名技术人员,均逐一否定,最终确定一枚枫叶型花纹的鞋印为案犯所留。让厂方清点是否丢了东西,一查不得了,为银行加工的一批金戒指丢了几包——只因金子太沉,窃贼带不了那么多,仅背走的数量竟价值高达53万元,成为建国以来全国没有过的特大案件!情况马上上报市局,各式各样的警车鸣着警笛朝通县驶来,脸色铁青的刑侦处领导(张良基——作者新加注)上来就问:“技术员是谁?”“我。”“照相呢?”“我。”“痕迹呢?”“我……”张处长一见这三个“我”都是一青年(任国斌)回答的,登时火儿了:“你一个小小的县级技术员,就敢勘查这么大的现场?”任国斌有苦说不出:技术组只两人,平常连法医的活儿都兼着;这次也是领导派他来的,谁又能想到是一起捅天的大案啊。他的老师,市局方面的痕迹专家也为他担心:“任国斌,足迹要是定错喽,第一个进监狱的可就是你!”

  但是,经复核后都认为任国斌的“活儿”无可挑剔——他连三年前调走的一人的指纹都取下来了。看他画出的现场立体效果图,再听他对撬锁痕迹的分析、推断对手所用的工具……市局方面的领导对这位说话不多、业务过硬的基层技术员有了良好的印象,点名让他留在了专案组……

  金戒指案成功破获了。因任国斌从勘查到调查有突出贡献,荣立个人二等功——这是他当警察以来,通州县局第一个因破案能立此功的人。

  1976年,任国斌当警察后第一次值班。晚上他正下棋,就听老技术员接了电话后喊他,他知道是有现场,便小声嘱咐跟他下棋的人:别吭声儿,千万别说我在这儿。听着摩托车远去了,他六神无主地等着师傅回来的臭骂——其实是他怕黑,更怕碰上死人,才不敢跟着去。从那天洗出的照片看,是一起上吊自杀案件,死者眼珠子瞪着,舌头耷拉着,背景是黑乎乎的庄稼地,极其恐怖……任国斌以“没听见喊我”的瞎话逃过了生平第一次出现场。那年,他才17岁。

  岁月改变了他。1996年“严打”,抓刑侦的副局长以“要人给人,要车给车”的许诺让他抓回一个人:此人干过联防队员,知道警察的“招数”,故抢劫杀人后连他媳妇已失踪了9个月,从不往家打电话、写信,警察先后上了四五拨儿,都因找不到一丁点儿线索而失败。任国斌心想,别人都没辙的案子,我也别充能能梗(通州土语,意思是觉得自个儿有能耐),试试吧。他去了怀柔县,找到嫌疑人的丈母娘,老太太对警察的“骚扰”骂骂咧咧,但任国斌揣摩出她是以攻为守,对女儿的下落肯定会知道一点儿。夹枪带棒,步步进逼,终于从老太太嘴里抠出:我女儿的一位同学曾经带话说,她在外面挺好的……

  那位同学叫小燕。任国斌仅凭这点线索,找到这位“小燕”。她承认几个月前接过一个电话;她还给回寄过一件衬衫,地址好像是广东什么丰县,是由别人代收……因事隔几个月,实在记不清了。任国斌和同伴,愣在邮局几麻袋的单据中,找到这张包裹单底联,用随身带的相机拍照后,赶回县局。分局长拍板儿:坐飞机去!

  这是任国斌活这么大第一次坐飞机,也是通州县局有史以来破天荒地让办案民警享受“飞”的待遇。他的新奇、兴奋感,却被两样儿冲淡了:一是担心线索细如游丝,在这种“高规格”之下,逮不着人脸往哪儿搁?二是任国斌有严重的恐高症,上了飞机紧张得要命。

  结果是,他仅凭这张寄包裹的存根照片,在广东经历了许多曲折,最终是押着逃犯回到北京,荣归故里。

  只因为任国斌会修理无线电,进了公安局后让他去了刑警队技术组。那时,公安的设备极其简陋,相机用的是海鸥4B120,闪光灯是那种大伞罩、带握把的101,随身还要背着一块小电瓶。就这套家伙式儿,任国斌觉得很美,能有一身固定警服(全刑警队仅有四套机动服)、能开上摩托车(全县局仅有两辆吉普,两辆摩托),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进出勘查现场,有一种“高级警察”的感觉。

  某年的大秋后,他下乡办案路过一场院,眼球儿被一位正在剥棒子的老农民所吸引。他走过去:“您老高寿?”“八十三啦。”“我给您照张相片儿?”“那敢情好!”老农停下活计,按他要求点上烟、抽烟……调焦、用勘查灯作补光,任国斌咔嚓了一张。毡帽头儿、烟袋锅,胡子拉茬、笑模笑样的一位老人……照片洗出后他觉得挺有意思,可不敢嚷名挂号,毕竟这是“玩”,用的是公家机子、公家卷儿,领导知道肯定批评。他偷偷地放大一张给老人送去了。老人高兴,说这辈子只照过一两回相片,数你这张最好!一年后,老人便作古了。

  到了1985年,北京市群艺馆举办全市摄影大赛,到这会儿任国斌已经攒了点儿办案之外的照片,有人劝他试试,他说咱这水平行吗?说归说,他蔫不叽儿的挑了四张照片寄去了,觉得可能没希望。没想到评选揭晓,他的两张人像作品获奖,其中就有那张拍老农的处女作《甜》!任国斌高兴得直拍大腿:敢情得奖这么容易?他这才总结为什么能获奖,爱上了手里的这只“海鸥”……

  偶尔的“不务正业”,造就了一位警察摄影艺术家。任国斌一直说没那次获奖的鼓励就没有今天!有人说摄影拼的是设备、拼的是机遇,当任国斌这些都不具备时,功夫下在动脑子上。偶然一次摆弄手铐,忽然发现它在灯下的影子有一种艺术效果,由此拍出了《法眼》;见天介鼓捣指纹,应用暗房技术创作出了《法网》;特别是那幅《巧夺天工》,谁乍看都以为是两枝牡丹花,错了!细看才瞧出枝、叶是两根芹菜,花是用萝卜雕刻的,雪白的衬底、花瓣晶莹剔透,再配上一副手书对联,活脱儿是一幅工笔画牡丹图,连几位大师级人物都称此作品是难得的静物摄影佳作。是不是他就擅长闷在屋里创作?非也。任国斌更多的是他把镜头对准社会、对准纷繁的大千世界。1997年,位于通州的东方化工厂着大火,他赶去了。灾难是不值得美化、歌颂的,但值得描写的是人,他以火的红色为主色调,应用剪影效果表现了消防队员的英勇,起名儿《壮歌》,作品有一种不可言状的艺术震撼力。悟性,使任国斌越拍越老练。发表、获奖这类事,也由最初的惊喜、兴奋,到了能以平常心处之,琢磨的是怎么再提高、超越自我。他的一位影友、《首都公安报》摄影记者刘永生说:“老任——我管他叫老家伙,玩儿的就是邪性。大伙儿一块出去,都爱贼着他,一看他举机子,呼啦一下子,他身后戚嚓咔嚓一片快门声。老家伙往往收起机子,没拍——他要的是跟别人不一样。”

  2003年,北京市公安局举办警察大比武,同时面向社会举办“富河园杯”摄影大赛,设一等奖奖金一万元,配价值3500元的仿古青铜奖杯,无论专业人士还是业余发烧友,都一试身手,报来的参赛作品多达2300余张。在大比武现场,常见任国斌背着相机转悠,但往往别人热拍的,他连相机都不摘。如射击,对比赛本身他没兴趣,待几位女警站一边休息时,他敛了一沓子废靶纸放在她们的身后,按动快门,题目叫《在成绩的背后》,绝了!像《洞里乾坤》、《音符》等作品,均出自他的镜头,视角独特,各有味道。

  这次评审请的是专家,而参赛作品一律不准露出作者姓名,拼的就是画面。对大奖的争论,最后落在两幅作品上:一叫《特警伏龙》,用高机位的俯拍法表现了黄土地上匍匐着的一队特警;另一幅《特警小队》,画面是三人,戴着面罩持手枪冲着不同的方向,人物的动感、神态出神入化。最终《特警伏龙》以构思巧妙、画面干净、具有超强的表现力等特点荣登榜首,另一幅为二等奖。揭开名字,“伏龙”是任国斌的;“小队”是刘永生的,这两个家伙在其他奖项也拿了名次。俩人后来考虑名字见多了不合适,属假名把名份给了别人。

  就为这张《特警伏龙》,任国斌爬上了高高的训练塔,只往下看一眼,恐高症令他晕得天旋地转,差点儿没栽下来。就这样,他拍成了这幅大奖作品。

  2004年5月,在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和首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联合举办的美术、书法、摄影比赛中,任国斌的作品《警察交响曲》又获摄影一等奖。荣立个人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二闪并多次受到嘉奖。现任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玉桥派出所所长,工程师,一级警督。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北京市摄影家协会会员;通州摄影协会副主席。有二百余幅摄影作品在《北京日报》、《人民公安报》、《北京法制报》、《金盾》、《中国刑警》、《大众摄影》等报刊和北京市及全国各种摄影艺术展览上发表,其中四十余幅摄影作品获奖

  论破案,他是通州分局第一个因破案荣立个人二等功的人;谈摄影,他在各种比赛中获奖达70多次,入了中国摄影家协会,出版了《任国斌艺术影集》,名气是越来越响;而说起他的“口音”,甭管是四川话还是山西话,能变换十几种,办案时多次派上用处,日常则喜欢用电话拿老友开涮,让你云里雾里的,末了儿告诉你他是任国斌,哈哈一乐……

  青主(18931959)。音乐理论家。广东惠阳人。原名廖尚果,又名黎青主。辛亥革命时,曾参加潮州战役。1912年赴德学习军事,后改学法律,业余兼学习钢

  画家钱小纯,1947年生于浙江玉环,原藉杭州。画艺师从金冬心、陈老莲、徐生翁等先辈大师,心仪秦汉艺术的原始、厚朴、粗旷神韵,又能兼容西方现代艺

  宋玉增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毕业后从事平面设计,后又从事环境艺术设计。但他在业余时间从来没有间断过山水画创作。他自幼酷爱山水,似乎只有自

  钱化佛(1884年-1964年),名苏汉,字玉斋,江苏武进人。早年留学日本,参加同盟会。宣统二年(1910年),自日本回国,留沪习英文,后在天津路创办

  谭开(1965年-),中国画家,现为解放军国防大学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中国人才研究会艺术家学部一级委员、广西美术家协会会员

TAG: 简历

猜你喜欢

生活常识网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