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生活常识网!生活常识网

主页 > 简历大全 > 正文

里奥纳德·科恩

admin 2020-01-15 简历大全 未知

  第一次听到Leonard cohen的声音是在一个晚上,我第一次看Nature Born Killers,男女主角开车奔驰在666高速公路上,他们肆意而且张狂,而耳边却是Leonard cohen的冷静、低述的声音。他苍老缓和的声音只是象温暖的刀子,他们是驶向世界尽头吗?或者cohen你要告诉我们什么呢?世界只是这样,欢乐的背后其实只是悲伤与绝望?

  Lenoard cohen比beatles和rolling stone早出生近10年,比猫王还要早一年。30几岁的时候他还没出过唱片,不过他已经成为一名小说家和诗人。他在文学上的造诣要远远盛于Bob Dylan,不过在演唱上的吸引力要逊于Dylan.

  The Favorite Game (1963) 和Beautiful Losers (1966)这两本小说奠定了他的名誉,他开始写歌,这些早期的歌曲就吸引了人的注意。民谣天才Judy Collins在60年代的中期崛起,她翻唱Cohen的Suzanne,受到了极大的欢迎。于是她说服Cohen参加她的巡回民谣演唱。他于1967年的夏天在Newport Folk Festival(新港民谣节)初次登台演出,随后在纽约举办个人演唱会,在CBS网络电视台上朗诵他的诗歌。同时男演员/歌手Noel Harrison凭借"Suzanne"打入排行榜。

  1973年,以他的音乐为基础的戏剧Sisters of Mercy,是他的生活的一个小的缩引。

  1988年发行Im Your Man (1988, Columbia)。在这张专集中展现了他的黑色幽默。同时体现了他悲伤和诗人自大性的混合体。

  第一次听Leonard Cohen是毫无心理准备的。那是The Best Of Leonard Cohen,一张七○年代的精选辑。封面底色昏黄,一块圆形穿衣镜占满了画面。镜里映照的是一个全身墨黑的男子,黑色的西装,黑色的套头衫,一手整理着领口,望着镜中的自己,表情严肃,像要去参加葬礼。他跟我所认识的“摇滚乐手”形象完全不相乾,那帧黑白照片里挂着花布窗帘的房间,是另一个次元的世界。

  我把CD喂进音响,按下PLAY,第一首就是那迭经翻唱的名作Suzanne。它像梦一样渗透到我的血液里去: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首歌原来是一桩真实故事,Suzanne真有其人,彼时已经结婚,Cohen和她一如歌里所述,始终没有肌肤相亲。那座港市,正是Cohen成长的Montreal。1994年Cohen接受BBC访谈时,甚至还记得歌中桔茶的厂牌。如今,所有歌迷来到Montreal观光,都不会忘记去看一眼歌里提到的那座海滨圣母像。

  Cohen是加拿大人,从创作辈分上来看,他算得上是“垮掉一代”(The Beat Generation)的诗人,比迪伦、滚石和披头年长一整个世代--仔细算下来,他比猫王还大一岁。他比所有摇滚乐手都更早尝试,并且把那样的经验写进了书里(Beautiful Losers堪称个中代表)。尽管Cohen十三岁就学过吉他,也玩过一阵子乐团,但他很早就放弃了这条路,专心写诗。早在五○ 年代,迪伦还在高中乐队翻唱Little Richard的歌,摇滚乐还在青少年你情我爱的世界打转的时候,Cohen已经在文坛卓然自成一家,甚至还有一出以诗人Cohen为题的纪录片Ladies & Gentlemen, Leonard Cohen。在他以歌手身份站上1967年新港民谣节的舞台之前,Cohen已经写了五册诗集、两本小说,并且被誉为“加拿大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作家之一”。

  父亲留下的遗产,加上版税和文学奖助金,让Cohen得以浪迹天涯,往来于故乡Montreal、纽约东村和爱琴海的岛屿之间, 过着波希米亚式的生活。就像所有向往流浪又自认有才气的年轻男子所梦想的那样,他是个离不开女人的男子。Cohen早年的情史, 据说可以写成厚厚的百科全书。他在希腊一座名为Hydra的岛上拥有一间木屋,在那个年代,岛上聚集了许多自我放逐的欧美艺术家 ,他和其中一位挪威女子Marianne Jensen同居许多年,甚至还生了孩子。这段恋情最后以Marianne回到前夫身边作结,Cohen的名作So Long, Marianne,记录了这段感情的尾声:

  也是在Hydra岛上,刺眼的阳光里,Cohen用一台Olivetti打字机,眯着眼,赤裸着上身,敲出了一整本的Beautiful Losers。这部书问世时,波士顿地球报赞道:乔哀思(James Joyce)其实没死,他住在Montreal,化名Leonard Cohen。这部书于1966年上市迄今,在全球各地已经卖出超过一百万册,并且被誉为加拿大有史以来最前卫、最杰出的小说之一。写完这部书,Cohen便再也没有发表小说创作--次年他在新港音乐节的演出获得哥伦比亚唱片John Rammond的注意(此公慧眼发掘的奇才包括Billie Holiday, Bob Dylan, Aretha Franklin, Bruce Springsteen和Stevie Ray Vaughan等等),在Hammond穿针引线之下,Cohen的首张专辑在1968年发表,大受好评,从此“歌手Cohen ”的形象,便永远取代了“诗人Cohen”。

  Cohen出版第一张专辑的时候已经三十四岁,对喊出“别相信三十岁以上的人”口号的嬉皮世代来说,Cohen简直就是个老头儿了。为什么要唱歌?根据Cohen自己的说法,他觉得闷头写诗迟早会饿死在阴沟里,灌唱片或许可以多赚点钱。他和纽约东村的民谣歌手厮混,也认识了不少摇滚青年。其中一段罗曼史发生在纽约著名的Chelsea Hotel--在旅馆电梯里,Cohen结识女歌手Janis Joplin,两人短暂地相恋,旋即分道扬镳。后来这故事被他写进了Chelsea Hotel #2:

  Leonard Cohen从来就不是快乐的。从他的作品你可以清楚看到,他自怜、愤世、犬儒、沉溺,但从来都不快乐。就像他的一身黑,和嘴边那两道深深的、刀刻一样的法令纹。他很少笑,笑的时候也像是在自嘲,或者讥诮,那不是快乐的表情。他穿西装,黑色的。他穿羊毛套头衫,黑色的。他喝大量的咖啡,烟不离手。他的眼神灼灼逼人,像两口深井反射着阳光。

  从1968年的Songs of Leonard Cohen开始,三十几年下来,他总共只出了十张录音室专辑,张张均非凡品。很多人都说Cohen首先是个诗人,然后才是歌手。 然而,谁能抗拒他那要死不活自怜低沉的嗓音呢。他的词即使脱离旋律,仍然有深邃动人的力量。然而,Cohen的旋律也是过耳难忘 的。作为音乐人的Cohen,仍然足以在乐史投下高大的身影。只是他的诗太好,光芒往往掩盖了他的音乐。无论和什么样的制作人合作,Cohen的诗句永远是压倒性的主角,即使是Philpector那样横征暴敛的制作人,也不得不臣服。

  Cohen早年作品的编曲多半简洁至极,只有寥落的吉他和键琴,偶尔配上淡淡的弦乐跟和声。后来他开始尝试不同的乐器编制,一路听下来,惊奇不断,每张专辑几乎都是新的实验。比如1988年的Im Your Man,电子合成乐的沉郁节奏成为专辑音色的主乾,加上妖娆的合音天使,风格极是强烈。在人欲横流、泡沫愈堆愈高的年代,Cohen找到了他和“当代”接轨的声腔。歌舞升平、纸醉金迷的大殿外,病菌和战火正在蔓延。从这个时期开始,Cohen的声嗓一路沉落下去,昔时自溺、忧郁、脆弱的歌声,变得粗砺迫人。这样的声音延续到1992年的The Future和2001年的Ten New Songs,那被酒浸过被烟熏过被火烧过被风吹过的声喉,在冷漠的表情底下,是一股岩浆般的撼人力量,照亮人心最深最暗的底层。

  早在浪荡的青年时代,Cohen便已经对东方玄学大感兴趣。禅、道、佛学和中国古典诗,都是彼时“垮掉一代”苦闷精神的出口,这个脉络一直延续到Cohen的晚年。1995年,他六十一岁,竟然剃度出家,到洛杉矶市郊的禅寺去当和尚了。他透过网路把自己的手稿和画作交给一个歌迷网站发表,也没有中断写歌,但他已经完全跟音乐圈斩断了关系。唱片公司也无可奈何,只能等他修成正果、早日下山。我们都知道,Cohen是催不得的。1999年,Cohen终于结束禅僧生涯、重回人间,新专辑Ten New Songs却迟至2001年冬纔问世。这张专辑在他自家录制完成,仔细听完,你会同意,漫长的等待确实值得。放眼乐坛,Cohen仍然没有对手。法国人曾经说他是“二十世纪后期最重要的诗人”,未必是过誉之辞。

  Cohen眼看就要七十岁了。他仍然穿一身黑西装,住在洛杉矶郊区,抽很多香烟,开一辆丰田4X4货卡,喜欢吃希腊菜。他用email十分顺手,并且自学计算机编曲和电脑绘图。其中一部份画作交给The Leonard Cohen Files网站发表,画得比绝大多数年轻人都好。我们永远不可能知道那颗深不见底的脑袋还会带来哪些惊叹,作为歌迷,只能祈祷他长命百岁,下一张专辑千万别再让我们痴痴等上九年了。Ten New Songs不该是他最后一张专辑,更希望Beautiful Losers并不是他最后一部小说。

  1969年,唱片《Songs from A Room》(来自一间屋子的歌),更迷惘更忧郁的第二批经典歌曲。

  1973年,现场唱片《Live Songs》(现场歌曲),早期歌曲+新歌的真挚生动的现场演绎。

  1979年,唱片《Recent Songs》(近来新歌),思愁和孤独被幽默地化解,Cohen经历了黑暗的混乱后似乎已回复平衡。

  1985年,唱片《Various Position》(多种立场),歌词隐晦音乐简约,轻涉流行和乡村音乐风格。

  1988年,唱片《Im Your Man》(我是你的男人),尝试流行的音乐元素,法西斯隐喻使唱片似乎不太畅销。

  Leonard Cohen从来就不是快乐的。从他的作品你可以清楚看到,他自怜、愤世、犬儒、沉溺,但从来都不快乐。就像他的一身黑,和嘴边那两道深深的、刀刻一样的法令纹。他很少笑,笑的时候也像是在自嘲,或者讥诮,那不是快乐的表情。他穿西装,黑色的。他穿羊毛套头衫,黑色的。他喝大量的咖啡,烟不离手。他的眼神灼灼逼人,像两口深井反射着阳光。

  从1968年的Songs of Leonard Cohen开始,三十几年下来,他总共只出了十张录音室专辑,张张均非凡品。很多人都说Cohen首先是个诗人,然后才是歌手。 然而,谁能抗拒他那要死不活自怜低沉的嗓音呢。他的词即使脱离旋律,仍然有深邃动人的力量。然而,Cohen的旋律也是过耳难忘 的。作为音乐人的Cohen,仍然足以在乐史投下高大的身影。只是他的诗太好,光芒往往掩盖了他的音乐。无论和什么样的制作人合作,Cohen的诗句永远是压倒性的主角,即使是Philpector那样横征暴敛的制作人,也不得不臣服。Cohen早年作品的编曲多半简洁至极,只有寥落的吉他和键琴,偶尔配上淡淡的弦乐跟和声。后来他开始尝试不同的乐器编制,一路听下来,惊奇不断,每张专辑几乎都是新的实验。比如1988年的Im Your Man,电子合成乐的沉郁节奏成为专辑音色的主乾,加上妖娆的合音天使,风格极是强烈。在人欲横流、泡沫愈堆愈高的年代,Cohen找到了他和“当代”接轨的声腔。歌舞升平、纸醉金迷的大殿外,病菌和战火正在蔓延。从这个时期开始,Cohen的声嗓一路沉落下去,昔时自溺、忧郁、脆弱的歌声,变得粗砺迫人。这样的声音延续到1992年的The Future和2001年的Ten New Songs,那被酒浸过被烟熏过被火烧过被风吹过的声喉,在冷漠的表情底下,是一股岩浆般的撼人力量,照亮人心最深最暗的底层。

  早在浪荡的青年时代,Cohen便已经对东方玄学大感兴趣。禅、道、佛学和中国古典诗,都是彼时“垮掉一代”苦闷精神的出口,这个脉络一直延续到Cohen的晚年。1995年,他六十一岁,竟然剃度出家,到洛杉矶市郊的禅寺去当和尚了。他透过网路把自己的手稿和画作交给一个歌迷网站发表,也没有中断写歌,但他已经完全跟音乐圈斩断了关系。唱片公司也无可奈何,只能等他修成正果、早日下山。我们都知道,Cohen是催不得的。1999年,Cohen终于结束禅僧生涯、重回人间,新专辑Ten New Songs却迟至2001年冬纔问世。这张专辑在他自家录制完成,仔细听完,你会同意,漫长的等待确实值得。放眼乐坛,Cohen仍然没有对手。法国人曾经说他是“二十世纪后期最重要的诗人”,未必是过誉之辞。

  2017年1月16日,2017年度第37届全英音乐奖公布了提名情况,Leonard Cohen入围最佳国际男歌手。

  曾昱嘉,歌手,1989年3月28日出生于中国台湾桃园,昵称阿嘎(据曾昱嘉说是高中数学老师所取)。曾昱嘉是第四届超级偶像总冠军,被黄国伦老师等称为...

  范琳琳,出生于辽宁省大连市,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声乐系,歌手。1978年起就读于沈阳音乐学院声乐系,师从著名民族声乐教授丁雅贤,毕业后在大连歌舞...

  翁倩玉(英文名:Judy Ongg,1950年1月24日-)生于台湾台南县柳营乡,现居日本东京都。第十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代表作有音乐专辑《氧气...

  蓝燕(Crazybarby Leni Lan),1990年3月9日出生于上海,香港影星、星纪传媒创始人。1999年,蓝燕以“三好学生”的身份拍摄了人生第一支广告,开启...

  桑田佳祐,出身于神奈川县茂崎市,他身为「南方之星」主唱及吉他手的桑田佳祐也负责「南方之星」主要作词作曲之大任,可谓「南方之星」灵魂人物。自...

TAG: 简历

猜你喜欢

生活常识网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