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生活常识网!生活常识网

主页 > 简历大全 > 正文

王培东

admin 2020-06-03 简历大全 未知

  王培东,男,1941年3月生,河南省舞阳县人。北京画院专业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教授。1961年考入北京中国画院研究生班,从师于著名画家王雪涛。毕业后一直在北京画院从事创作。擅长大写意花鸟画。画风厚重、奔放、泼辣。坚持中国写意绘画的理论,力求基于传统的创新,追求写意画的现代化和时代精神。

  王培东,男,1941年3月生,河南省舞阳县人。北京画院专业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教授。1961年考入北京中国画院研究生班,从师于著名画家王雪涛。毕业后一直在北京画院从事创作。历任北京中国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齐白石艺术研究会副会长,北京画院艺术委员会委员、创作室主任等职。现为北京画院专业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擅长大写意花鸟画,画风厚重、奔放、泼辣。坚持中国写意绘画的理论,力求基于传统的创新。擅长大写意花鸟画。画风厚重、奔放、泼辣。坚持中国写意绘画的理论,力求基于传统的创新,追求写意画的现代化和时代精神。作品经常参与全国性大展,并在美、日、加、法、韩、新加坡、印度、前苏联以及东欧等国展出。作品收入《中国现代花鸟画全集》、《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百年中国画画集》等多种大型画集中出版。发表有“写意画——中国画发展的高级阶段”等多篇论文。个人传略收入《中国当代名人录》、《国际杰出领导人名录》、《国际名人录》等多部辞书中。1999年获“′99中国百杰画家”荣誉称号。

  作品曾多次获奖。1989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作品被国内外美术馆、博物馆收藏,并出版在多种大型画集之中。

  “大觉堂主人”,大名王培东。他的画作、他的人品都颇有河南人那种纯朴厚重的味道。王先生爱花,更爱荷花。1982年,他的大写意中国画墨荷《清气长存》把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的君子内涵和他的独具创意,把荷花的意境、意趣、意绪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北京画院与日本南画院联合画展中受到中日两国观众的赞赏。

  著名花鸟画艺术家王培东,现任北京画院专业画家兼创作室主任,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自幼随父著名花鸟画家王铸九先生学习绘画。1961年考入北京中国画院研修班,拜著名画家王雪涛为师。主要作品有《秋之旋律》、《龙腾凤舞》、《高秋时节》、《珠玑图》、《清气长存》、《乾坤清气》等优秀作品。发表有《写意画——中国画发展的高级阶段》等多篇论文,是位不仅注重绘画艺术实践,同时又注重绘画理论探索的绘画大家。

  当今,在多元文化的影响下,画家内在气质与文化修养都可以通过画的表现形式显露出来,时代的风貌和民族的情节也被一一体现出来。王先生也正是这样用他的热情、真情实感用心体会着,直接的抒发,把自然和忘我的状态汇集成笔尖那一泓坚强的力量,求时代之韵,写生活之感把艺术形象变为生动的笔墨形象。王培东先生认为“艺术来源于生活,更高于生活,坚持在传统的基础上以求艺术的创新。在艺术的道路上,坚持走自己的路,并在一直摸索,坚持体裁要深入生活,在表现形式上要大胆创新。”

  近年来,王培东在作品中驾驭笔墨,随心赋彩,以心写心,创造意境,抒发感情等多方面,又进入了一个更高的层次,他的作品已在中国艺术界独树一帜。

  兼事美术理论研究,发表有“写意画——中国画发展的高级阶段”、“现代写意随想”、“写意画的再超越”等多篇论文。现为北京画院专业画家、兼创作室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个人传略被收入《中国当代美术家辞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中国当代名人录》、以及美国传记研究所出版的《国际杰出领导人名录》、英国剑桥传记中心出版的《国际名人辞典》等辞书中。

  被国内外美术馆、博物馆收藏,并出版多种大型画集。兼事美术理论研究,发表有“写意画——中国画发展的高级阶段”、“现代写意随想”、“写意画的再超越”等多篇论文。现为北京画院专业画家、兼创作室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个人传略被收入《中国当代美术家辞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中国当代名人录》、以及美国传记研究所出版的《国际杰出领导人名录》、英国剑桥传记中心出版的《国际名人辞典》等辞书中。代表作品《清气长存》、《高秋时节》、《秋之旋律》参加中、日绘画联展,《鸡冠花》、《君子兰》、《青蔬佳味》获国际现代水墨画展优秀奖、《鱼戏莲叶间》、《田园秋趣》获首届全国花鸟画展佳作奖等。有作品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等大型画集。多件作品被国内外博物馆收藏。出版多种个人画集。

  毕业于青岛医学院,现任南京紫金医院院长。中华医学会高压氧分会脑复苏中心主任。中国首批研究以高压氧综合治疗植物人专家之一。80年代,参与并组织了信息控制论的研究,开展了脉图法无创诊断心血管疾病的实验和临床研究,其开创循环功能研究课题获国家发明奖,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并获国家“发明专利”。90年代,参与创建了中华医学会高压氧学会“脑复苏研究中心”,参加制定我国植物人诊断标准,以及成功地组织了国内首例脊髓电起搏促醒植物人手术,开创了“植物人”促醒的新路子。

  主要著述:主编《临床高压氧医学与脑复苏新进展》一书,参著《高压氧压学临床应用》、《持续性植物状态——植物人》、《常见急性中毒的诊断和治疗》等;发表论文20余篇。

  也许大多数人和我一样,就我们有限的常识而言,“植物人”是不可救治的一种状态。所以,当最初听到在古都南京有人能将持续几年的植物人从无意识中唤醒,立刻产生实地采访的念头。毕竟人命关天,眼见为实嘛!

  PVS持续植物状态——植物人。从本质上讲,PVS是病人脑高级功能的丧失,其根本原因是部分脑神经的死亡和损伤以及原神经联系通道的损坏,使患者认识和醒觉发生分离,他们有清醒睡眠周期,但没有认知功能。他们睁眼若视,貌似清醒,但已失去了正常人的言语、思维、情感、运动和感觉,而仅仅保留了植物所具有的诸如呼吸、新陈代谢、生长和发育等功能。活在无意识状态,游移在生死之间的植物人,从某种意义上讲,比植物更缺乏生存的主动性,自然界中,尚有许多植物能够感知环境,闭合捕虫,适者生存。而植物人患者平均只能存活两年,存活十年以上者极为罕见,意识恢复者更是微乎其微,而每个病人的医疗费用则十分惊人。国际医学界对此病的治疗处于不抱任何希望的状态。

  1988年,美国伦理问题研究会和美国医学会等机构发表对PVS患者处理的态度是:“只要患者的亲属和患者生前要求,可以终止各种形式的生命支持治疗,包括输液及营养。”国内一些伦理学和社会学人士一段时间也曾围绕“安乐死”和“什么是真正的人道主义”展开过讨论。

  目前PVS病人救治的最大困难正在于国际上没有统一的诊断和治疗标准。据统计,美国每年约有2.5万个成人和1000个儿童PVS。我国仅由于车祸、煤气中毒等意外事故,目前约有十多万PVS病人处于无意识的混沌之中。

  植物人——这个最高级别的医学难题足以令众多人望而却步。但是,当我们走进六朝古都南京,走近王培东教授等一批不言放弃、勇闯医学禁区的有志之士时,生命和希望便油然而生。

  隶属于第二军医大学南京军医学院的南京中华脑复苏中心,坐落在古树参天、风景宜人的南京东郊风景区。一踏进医院门厅,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锦旗的海洋,层层叠叠的锦旗布满了门厅的所有墙面。“精湛医术”、“高尚医德”等发自病愈者内心深处的感激之情,跃然墙上。这每一面锦旗里都蕴含着一个生与死的奇迹:每一个奇迹里都记录着王培东等医学志士的爱心、勇气和科学精神。

  在脑复苏中心简易的病房里,我们走访了各类状态下的患者。完全性植物状态的、半苏醒状态的和苏醒状态的。在全国见义勇为英雄王常的病房里,我们倾听了这位保护国家财产与匪徒搏斗、头负重伤,曾近一年时间处于世事不知状态的植物人,清楚地讲述自己受伤的经过;在一个来自温州仅25岁的男孩病床前,我们看到患者的父母激动地让已在半促醒状态下的孩子回答各种数学题目。

  在王培东组织下,还爆发出震惊世界的新闻:中国成功地进行了首例脊髓电刺激治疗植物人的手术。昏迷两个多月的病人经30多天的电刺激治疗,脱离了植物状态。随后,王培东又率领中心专家组对电刺激促醒进一步探索和完善,宝应市一工人因脑外伤而成“植物人”7个多月,经中心采用脊髓电刺激手术,仅38小时就被促醒,成为国内促醒时间最短的患者。

  我们了解到:截至2000年12月下旬,该中心已成功地促醒了200余例植物状态患者。通过病例统计,我们还得知:中心在治疗脑外伤、脑血管病和有害气体中毒等多种疾病已达数十万人次。

  也许每一个失败者的理由各不相同,但每一个成功者的付出却都是相似的。尽管我们对王培东教授的采访时间安排得非常充裕,可中间不时被各种突发的工作所冲淡。促醒植物人的疗效及成果,经媒体和患者口说书传,受到国内外极大关注。连欧美同行也瞠目结舌。世界灾难和急诊医学会主席凯恩教授详细了解脑复苏研究治疗中心情况后说:“这是了不起的成就,是一项世界性突破,希望中国进一步探索,把这一项伟大的事业进行下去。”美国拥有两万多名员工的迈尔医院两度派来康复专家前来交流访问,王培东教授也连连接到美国、加拿大、东南亚等国医院机构的邀请和会诊函件。

  在采访中,不时有来自各地的电话,前来咨询植物人患者的治疗方法。我们也在前来咨询的信函中,看到了来自香港及西方的求医者。对国外的同行们来说,他们更有兴趣的是这里的独具中国特色的综合治疗方法:高压氧+X。

  国外的高压氧技术并不逊色于中国,而“X”的语言、音乐、针灸等疗法也不算新事物,那么“X”最关键的因素是什么呢?美国A·Q·A公司总裁彼特·享特力博士在深入调查后,终于看到了“X”的灵魂:信心、爱心、亲情。

  王培东教授是军队培养出的专业干部,从事医学、教学、管理、临床工作30余年。现任第二军医大学南京军医学院航潜教研室主任,紫金医院院长兼任中华脑复苏研究治疗中心主任,中华脉图学会秘书长,中国高压氧学会常务委员等职。几十年军旅生涯的磨炼,赋予了他坚定、执着的意志,对促醒“植物人”的事业充满了信心。他肯定地说,除永久性植物状态外,持续性植物状态患者是能够促醒的,我们有信心、有能力让“植物人不可救治”的紧箍咒永远尘封于史册。

  多年来,他将自己的心血倾注在促醒植物人的事业上,先后在国内外杂志和学术会议交流发表论文20余篇。是国内首批研究以高压氧综合疗法促醒植物人的专家之一。获国家发明奖、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并获国家专利。90年代,参加创建了中华脑复苏研究治疗中心,参与组织制定了我国持续性植物状态诊断标准及其评分量表,主编了《临床高压氧与脑复苏新进展》一书,参与编写《高压氧临床医学的应用》、《持续性植物状态—植物人》等专著,成功地组织了国内首创脊髓电起搏促醒植物人的新路子。在运用高压氧治疗脑外伤、脑血管病、有害气体中毒、眩晕症、糖尿病等多种疾病以及“植物人”促醒上取得了卓著的成果。

  在王培东教授身上,我们也看到了更多爱心和亲情。由于植物病人特殊的病理状态与康复要求需要的临床护理也要与之配合。与以往见到的所有医院不同,在脑康复中心,每一个病房俨然一个家庭,有的母子相伴,有的夫妻相陪,锅碗瓢盆、油盐酱醋一应俱全。

  王培东教授认为:对植物人的治疗必须是全方位的综合性治疗,爱心和亲情是任何药物无以替代的。曾有台湾学者报道,有人在一位植物人身旁议论他的妻子很久不来看他时,赫然发现他流下了伤心的泪水。在我们的采访中,不时地听到王培东教授悉心地叮嘱患者家属和工作人员给毫无知觉的植物人讲话,播放他们过去喜爱的音乐。王教授说:医院硬件设施近期正在进一步改善,但我们会用最严谨的科学态度、最大的爱心和亲情去弥补。

  随着越来越多的植物人被促醒,国外的“无法挽救”学说受到了“不言放弃”的有力挑战,事实已无以辩驳地为植物人患者带来了生的希望,科学与爱心以无穷的力量创造了生命和健康的奇迹。在古城南京更有一批有志之士,为这一事业团结奋斗着。采访中,我们就巧遇了当地和全国脑神经研究的知名专家侯德、王一键、张绪中等教授前来中心为植物人会诊。

  当然我们也看到,这一事业的进展还有许多困难。植物人的治疗需要大量费用,面对耗费大量资金而又无疗效的植物人,人们在费用与人道之间进退维艰。我们从有关资料中得知,在美国,住院在一般诊所的植物病人,每年费用在12.6~18万美元之间。粗略估计,美国每年用于治疗植物人的费用高达10亿~70亿美元。

  在台湾,目前约有3000名植物人,在一次电视民意测验中,70%的人站在经济的角度,投了放弃治疗让植物人安乐死的票。然而,在人道主义的感召下,东西方各国都有爱心人士自发地组织起来成立慈善机构,照料植物人。台湾的创世就是一家民间照护植物人的慈善机构,多年来免费收容清寒家庭的植物人。

  建立在海军高压舱基础上的脑复苏中心,基础设施还很薄弱。目前的医院病房不足200间,而且全部满员,严重地影响了医疗水平和收治能力的发挥,为数不少的病人因病房所限只能电话咨询求医。患者在呼唤,医院需扩建,我们希望国内外有爱心的人士,以人道主义精神,伸出援助之手,支持这一健康事业。慈善一举,济世救人,造福生命。

  王步超(樊昱),(1936.6—),笔名步超,山西偏关人,为清末著名拔贡樊蕴辉之孙。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任太原画院院长、太原市美术

  王炬(1934.5—)又名继缔,男,汉族,籍贯山西太原,1934年5月生。一级美术师,曾就读于南开大学及西安美院,学中文及油画。早年画过油画、漫画、石头

  徐宝铭 简介 徐宝铭幼承祖训,自幼酷爱书法。初习颜、柳继二王、后学米、褚。青年时期即打下坚实基础,显现轻灵、俊秀之风采。七十年代,继攻

  王成喜 ,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烟台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山东省新闻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山东省漫画家协会副主席,烟台画院特聘教授。已在国内外报刊发

  向云驹土家族。湖南湘西人。中共党员。1984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中文系,1987年获民族文学硕士学位。1971年从事文艺工作。1987年起历任国家文化部干部

  杨殿生,男,1950年生,著名画家,作品多次获奖,2000年荣获中国百杰画家光荣称号,主要题材以反映家乡风景人情和田园画为主。现为肇东国画院副院长,

TAG: 简历

猜你喜欢

生活常识网
热门标签